险资举牌高潮将继续 近两年成立的基金95%会死掉

  近期以安邦保险、前海人寿为代表的险资在A股市场举牌动作频频,更有甚者,险资在众多上市公司早有蛰伏,不少持股比例已经逼近举牌红线,不出意外,举牌高潮还将继续。如君康人寿在已经举牌东华科技、中视传媒和三特索道的情况下,截至三季度末对中电广通、中国国贸、晋亿实业、利尔化学和华微电子的持股比例已超过4%,其中,持有中国国贸、中电广通的股份比例已经很接近5%,中国国贸还因为被举牌预期强烈于12月22日收获涨停板。

  多公司被举牌预期强烈

蒋毅威

  中国证券报记者根据公开资料统计发现,截至9月30日,君康人寿持有东华科技、中视传媒和三特索道三公司股份的比例已经超过5%,分别为7.56%、5.45%和5.06%。具体来看,截至6月30日,君康人寿持有东华科技比例为5.02%,三季度君康人寿继续增持到7.56%;截至6月30日,君康人寿持有中视传媒5.06%,三季度进一步增持到5.45%。有迹象显示,君康人寿对这三只个股有继续举牌的可能。12月22日,东华科技涨幅明显,最终收于22元/股,涨幅为5.26%。

  而且,君康人寿持有中电广通、中国国贸和晋亿实业的股份比例已非常接近举牌红线,分别为4.98%、4.96%和4.69。另外,君康人寿持有利尔化学的股份比例为4.12%,持有华微电子的股份比例为4.02%。而截至6月30日,中国国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并无君康人寿的身影,意味着君康人寿三季度大举增持了中国国贸。分析人士指出,由于对这些公司持股比例与举牌红线已非常接近,君康人寿近期很有可能会继续增持以达到举牌比例,而且,从其举牌中视传媒、东华科技的举动来分析,其偏爱央企背景公司,举牌中国国贸、中电广通的可能性很大。

  根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三季度末,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出现君康人寿身影的上市公司还包括高鸿股份、广汇能源、海格通信、华闻传媒、华联股份、长青股份、天原集团、铁龙物流等。而且,除君康人寿之外,上述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还有其他险资的身影,如新华人寿就出现在海格通信、华闻传媒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中国人寿现身于华微电子、长青股份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高鸿股份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还包括泰康人寿。

  民营险企成举牌主力

  据统计,下半年以来已经有20多家公司公布被险资举牌,举牌方包括安邦保险、前海人寿、阳光人寿、国华人寿、百年人寿等。其中,部分保险公司连续举牌多家上市公司。

  国金证券分析师徐飞指出,发展模式不同决定经营方式不同,在二级市场上频繁举牌的保险公司主要为民营保险公司,民营保险公司在权益资产配置上更为激进,通过权益投资驱动负债发展,以获取更多利差收益以及业务规模。随着投资渠道放开和政策支持指引,险资能力不断增强,资产配置也更趋灵活,未来对于优质上市公司仍有继续增持可能,同时也将提升保险收益。以优质地产和银行为代表的高股息低估值蓝筹股,以及现金流稳定、盈利能力强的周期股,均是险资投资的优选标的。

  公开资料显示,君康人寿原名为正德人寿,自2015年8月3日起,经保监会、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公司名称变更为君康人寿。在化解股权争夺的纠纷之后,2014年9月,经过股东内部和解,郑永刚回归正德人寿,并担任董事长一职。为尽快恢复公司偿付能力,正德人寿先后进行了三轮增资,注册资本从2014年9月的20亿元增资至目前的38亿元。并且,公司获准恢复开展新保险业务和进行之前被禁止的股权、不动产投资。紧接着,君康人寿在二级市场展开举牌行动,今年上半年举牌中视传媒、东华科技,下半年又举牌三特索道。

  今年以来险资举牌A股公司情况

  举牌保险机构 被举牌上市公司

  安邦保险 同仁堂、金风科技、万科A、金融街、欧亚集团、金地集团、大商股份

  前海人寿 万科A、南宁百货、韶能股份、中炬高新、明星电力、南玻A、合肥百货

  国华人寿 东湖高新、有研新材、国农科技、华鑫股份、新世界、天宸股份

  阳光人寿 中青旅、京投银泰、凤竹纺织、承德露露

  君康人寿 三特索道、东华科技、中视传媒

  上海人寿 中海海盛

  生命人寿 浦发银行

  百年人寿 万丰奥威

  华夏人寿 同洲电子

  毕业于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工程专业,回国后先后担RIM中国代表处代表和戴尔大中华区中小企业事业部战略及业务发展总监; 随后加入北京网秦天下科技有限公司,担任首席战略官,全面负责公司的投资并购战略以及国际化战略部署;2013年以合伙人身份创建五岳天下。

  今年以来,随着融资的推进,许多创业公司估值屡创新高。

  不过,五岳天下合伙人蒋毅威却反对用估值来看一个创业公司,“一级市场通常几个人就能决定一个公司的估值,而在二级市场,是所有人的买卖行为决定的,所以早期创业项目,尤其是B轮项目,有很大泡沫。”

  他也表示,今天中国二级市场很大程度地影响了投融资,很多基金是靠上市公司给钱,所以这些基金是看着二级市场去做投资的,但这很不安全,因为二级市场波动巨大。

  远离热点是不投红海投蓝海

  新京报:五岳天下的投资原则是远离热点,贴近热点不是才好完成下一轮融资,才好退出吗?

  蒋毅威:远离热点是因为我们不投红海,提前投蓝海,蓝海会变成红海。也就是我们会从大方向做判断,通常早在某领域变热一个季度前投进去,等到变热了,我们就不投了,那不是早期VC干的事,就变成纯资本游戏了。

  新京报:怎么提前判断?

  蒋毅威:一是从国家宏观经济等大方向上判断;二是看技术走向;三是看用户行为发生的改变,从改变中找规律,找机会。

  新京报:但你们在互联网金融和O2O大热的时候故意规避了这两个领域。

  蒋毅威:这两个领域最大问题不是拼创新能力,只是供给需求的重新匹配,拼的是执行力和融资能力。早期VC应该是发现创新,技术、商业模式、执行力的综合创新。

  新京报:把技术排在第一位,你更看重技术?

  蒋毅威:技术很重要,但我们跟美国互联网底层技术相差太远。中国的技术创新更多是产品层面,贴近用户生活层面,更适合做工具。手机就是最好的例子。这跟教育有关。大学课程讲了很多市场已经淘汰的知识。所以需要一些海归投入教育,将学术和商业结合。

  新京报:能否具体谈谈为什么没投互联网金融?

  蒋毅威:我认为互联网金融,尤其是P2P,有95%会死掉。最核心的问题是,中国没有征信体系,风险没办法控制。

  新京报:今年很多互联网金融公司和保险公司合作,降低风险。

  蒋毅威:没用。因为互联网公司追求的是速度和量,而速度、量和风控是相抵触的。做得快,就不能保证风险。现在P2P的坏账率接近40%,40%里面一大半是完全诈骗。所以现在出现很多追债公司。我认为这是系统性风险,早晚会爆发,跨不过去,所以我宁愿不碰。

  反对用估值来看创业公司

  新京报:那为什么要远离二级市场?

  蒋毅威:首先,我反对用估值来看一个创业公司。因为一级市场通常就是几个人就能决定一个公司的估值,而在二级市场,是所有人的买卖行为决定的,所以早期创业项目,尤其是B轮项目,有很大泡沫。大家总认为有故事就能把估值吹上去,但这是不可能的。至少在没有充分流动的市场不可能。

  新京报:所以你还反对“独角兽”的说法?

  蒋毅威:今天大多数公司误以为只有花钱才能把公司养大。问题是如果公司利润率是负值,即使估值到了10亿美元,到二级市场后,还是会被打折的。其次,现在很多估值是靠故事撑起来的,零利润、负毛利率的公司都能融到钱,这是很奇怪的现象。

  新京报:你一直在强调利润,盈利是你投资的前提吗?

  蒋毅威:我看重的是,创始者能否用钱建立足够高的行业壁垒。等公司进入增长环节,投资能否迅速将收入放大,我们不会投没有毛利润的生意。我最怕是的挂羊头卖狗肉,讲了一个很好的故事,但做的是另外一件事。今天很多创业者在干这个事。我不做捷径生意,那是毫无壁垒的。热点通常是捷径造成的。

  新京报:当年BAT创业的时候,就遭到质疑,免费怎么能是一门生意。现在大家都明白了,互联网有新玩法。京东也再次证明,这条路是可行的。难道你不认同?

  蒋毅威:BAT对现在创业者没有可比性,京东不需要赚钱,他已经是这个行业霸主,有足够多的资本提高壁垒,让别人进不来。但一个行业只能有一个霸主。京东好在它是第一个做。

  新京报:当时大家也这样说,已经有淘宝了,京东没戏。

  蒋毅威:但淘宝货品质量无法保证。现在京东已经有足够多的资本,提高竞争对手的用户获取成本,让竞争对手无法赶上。后面有腾讯,腾讯帮它吸流量,它自己打广告、做品牌。我觉得同样模式的公司,再出现可以跟京东竞争的是很难的。

  要尊重基本商业规则

  新京报:关于行业潜规则,O2O有刷单,其他行业也有吗?

  蒋毅威:有。比如B2B,也需要找人“走货”冲销售额,最简单的就是找销售代理商压下一批货,靠刷出来的数据拿背书拿钱。这几乎已经是行业潜规则了,或者说是创业捷径。

  新京报:商业模式创新也是一种创新,你为什么不看好?

  蒋毅威:我们并不是不看好商业模式的创新,而是所有的商业都要尊重基本的商业规则,现在很多创业公司干的都是越做越亏的生意。比如旅游项目,流水越高公司亏得越多。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携程、去哪儿占据旅游最大的一部分流量,其他创业公司也想做平台,做流量,但热门产品、热门景点门票没有折扣,就要靠补贴拉流量,亏钱赚吆喝。这几乎成为创业捷径了,但对大多数人而言,这条路是死胡同。

  反过来说,这种现象也是VC助推导致的。VC以流水判断你值多少钱,创业者就会迎合VC的口味去做流量。最终导致这个行业一味追求流水,流水越高亏的越大,估值就是泡沫,这是越做越亏的行业,现在旅游的创业公司大部分都集中在这一块。

  新京报:现在绝大多数创业公司都是烧钱跑市场。按照这个理论,岂不是没有几家值得投?

  蒋毅威:创业公司在核心商业环节要有定价权,要建立品牌,这不是快生意。这种追求流水的公司通常死得很惨,因为你做着做着就发现,越做越亏。我们希望投能把非标准化产品标准化,创造价值的公司。

  中国VC受二级市场影响大

  新京报:你如何看待今天中国二级市场与VC的关系?

  蒋毅威:今天中国二级市场很大程度地影响了投融资,很多基金是靠上市公司给钱,所以这些基金是看着二级市场去做投资的。至少80%的人民币基金是这么干,但这很不安全。因为二级市场波动巨大。今年股市过山车就让很多人民币基金没有融到钱。

  另外,VC基金的周期应该在10-12年。但中国很多VC是四年、五年期的,甚至很多新三板基金是三年期的,这是在透支(创业公司)。并导致二级市场的起落,极大程度影响创业者的心情和VC的热度。

  新京报:这个现象不正常?

  蒋毅威:当然不正常。美国VC受二级市场影响很小。中国今天最伟大的一波互联网公司都是美国股灾时代诞生的,证明即使是股灾,美国VC仍然有钱投资。我认为2013年、2014年成立的基金,95%会死掉,甚至更多,因为融不到后续的钱。

  新京报:新三板或许是一条出路。

  蒋毅威:不会,因为根本没有流动性。

  新京报:现在没有,两年之后呢?

  蒋毅威:也没有。只有最好的1%的企业才有流动性,剩下的全部死掉。就跟今天纳斯达克一样。真正有流通性的,就是前100家公司,其他的流通性很小。今天大家都在说新三板能变现,这是极大误区。

  新京报:但很多公司卖掉的时候,估值都翻倍了。

  蒋毅威:你没看到后面的对赌条款,100%都有对赌。首先51%股票拿不走。另外49%锁三年。如果对赌失败,创始人一分钱拿不到。最后拿到手里的钱,很可能就是打了三四折的价格。远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好看。

  我们并不是不看好商业模式的创新,而是所有的商业都要尊重基本的商业规则,现在很多创业公司干的都是越做越亏的生意。比如旅游项目,流水越高公司亏得越多。 ——蒋毅威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林其玲 曾庆雪 王鹏 实习生 王珊

  中融人寿 天孚通信

  制表/李香才

  本版摄影/侯少卿

内容搜集整理于365备用网址http://www.toosui.net/,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

    A+
来源:http://www.haoxihao.net,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日期:17/10/13  作者:娱乐城